1. <object id="kqvne"><nobr id="kqvne"></nobr></object>
      <tr id="kqvne"></tr>
      <code id="kqvne"><small id="kqvne"><track id="kqvne"></track></small></code>

      新聞  | NEWS


       

      深度 ‖ 2023雙年展總策展人、評委托比恩?卡瓦斯博:粘土不是媒介,“我”才是媒介


      Torbj?rn Kvasb?

      藝術是一種創造力,是一個自我創造的過程。
      粘土不是媒介,我才是媒介。
      不是我在造就它,而是它在塑造我。
      這是我的語言、我的方式、我的能量。始終,始終如此。
      ——Torbj?rn Kvasb?

      托比恩?卡瓦斯博(Torbj?rn Kvasb?),20世紀70年代挪威當代陶瓷藝術運動的主要參與者,在制陶技術上的創新以及陶瓷藝術性表達上的探索獨具一格,始終致力于推動挪威陶瓷藝術的當代發展與國際當代陶瓷藝術界的相互學習與交流。

      2023年,這位生長在極寒之地的陶藝家來到景德鎮,用動輒幾千、甚至上萬件的瓷盤、瓷瓶進行裝置藝術的創作,這種強大的體力勞動,是他與材料互相成就的美好體驗,他堅持自己完成,身形削瘦的他,將自己隱藏于作品中,充滿力量,和態度。

      藝術,在交流中尋找價值

      托比恩現任國際陶藝學會(IAC)主席,他以自身豐富的藝術實踐為藝術家們提供參照,幫助年輕會員找到自己的目標、職業認同以及適合的工作方式,增加個人的辨識度,給予他們更高的平臺、更多的機會、更多逆境中的幫助和鼓勵。

      因此,兩屆景德鎮國際陶藝雙年展,托比恩都身兼策展人和評委,從全世界48個國家的征集作品到27個國家的260件入選作品,涵蓋全球陶藝家多元的創作與觀念,容納繪畫、雕塑、裝置、影像等不同媒介的藝術表達,也窺見了年輕一代陶藝家的成長,他認為,“景德鎮陶瓷大學在世界上享有很高的聲譽,呂品昌校長通過規??涨暗碾p年展把全世界的陶藝家聚集在一起,展示當代藝術實踐成果與現象,以更加開放的態度,發掘、關注年輕人的藝術成長,在當代陶藝發展方面有著重要意義?!?/p>

      托比恩對獲得“景藍獎”的作品《霜翎》也給出了高度評價,“它超越了不可能與可能,將中國傳統的青花瓷藝術與當代藝術觀念進行結合,呈現效果非常的新奇。在空間中的懸掛展示效果和地上的白色沙粒、陶瓷葉片相互呼應,形成映照,帶給我極大的視覺震撼,我很喜歡這件作品?!?

      基于雙年展的評審原則,他認為,藝術的評判標準并非一成不變,可以在公開、公正、民主的前提下,增加交流、討論的部分,評委的觀點和經驗相互影響,產生一些思想上的轉換,形成自身藝術評判體系的發展。此外,參展藝術家們也要在這一國際陶藝的高端平臺上,充分發揮能量場優勢,交流、探討,這種交流無分對錯,是橫向的借鑒吸收融合。

      身處雙年展這樣一個巨大的場域里,大眾看到的不僅是作品,更是一個個藝術集,一群鮮活的個體,包括他背后的情緒,以及他對整個社會、整個時代的認知和反應。 作品不僅是展示自我,更需要交流,成為我們了解這個時代藝術進程的基本方式。假如僅僅是把作品交付參展,沒有有效的對話和交流,作品猶如獨立散落的碎片,其意義是相對狹隘的。托比恩認為,雙年展的重要意義是交流,是“和而不同”,讓世界各國不同文化、不同觀念的作品集合在同一場域里被看到、被討論。他還建議雙年展應該建立這樣的制度,兩年內,為獲得金獎的藝術家提供被邀請到世界各地進行創作、交流、駐場的機會,使雙年展產生更大的當代價值,成為藝術能量的傳遞和擴散。

      藝術家=工藝+思想

      托比恩是20世紀70年代挪威當代陶藝運動的主要參與者,他一直致力于陶瓷材料語言的探索實驗和當代陶藝理念的創造性轉化。

      在景德鎮,除了大型裝置藝術,托比恩還嘗試用白瓷、青瓷或閃光釉等西方沒有或稀缺的材料工藝進行創作,“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基于我已經知道的,已知的成功經驗已經過去了?,F在,我想要用宋代的經驗去做今天的東西,進行情感的抒發和表現,如果我這樣做了,我的今天就也成為歷史了?!憋@然,托比恩具有藝術家對傳統清醒的認知和一種客觀的感知,他希望用歷史中最好的那些瞬間成就今天的創作。

      對于年輕人,他認為在作品上進行試驗、試錯是非常好的手段,可以從這種試錯當中獲得自己想求證的結果。懊惱沮喪、挫折困頓都成為推動自己繼續前行的動力,只有不斷嘗試,從錯誤里學習,才能接近成功。

      每個人的作品都是自己的私人文學,無法由他人代筆。藝術家所掌握的工藝和思想都是無法也不能分開的,藝術家的表達形式、材料語言、工藝技術以及創作過程是一體的。作者和材料之間是有交流的、有對話的,他把自己的理念、思想都糅進與材料對話的過程,材料則會給予作者新的反饋和知識,成為后續創作的前置。這一過程是動態的,藝術家從材料中獲得啟發,用啟發引導表達能力,這是一種轉換的過程。

      執著于工匠情結,是沒有這個轉換過程的,缺失了這一環節,也許只會制作出裝飾品,失了藝術的生氣與趣味。

      傳統的動線

      傳統,不僅存在于歷史,更隱藏于當下的創作中。托比恩攜著傳統一路走來,以傳統作為嘗試新事物的背景,“我以前從未見過的東西總是傳統的,我從來沒有想過要脫離傳統,于我而言,傳統不是僵化的過去式,它是正在發生的,不斷變化的時態,而我一直在傳統中增添元素?!彼麖牟徽J為自己是在更新傳統,傳統是在生長的、它會不斷生發,會有新的感覺、新的機會、新的經驗產生,甚至托比恩自身就是一個動態的傳統,身上的動線不斷改變,從過去走向未來,這是一種活態的、生長的過程。

      古稀之年的托比恩絲毫不在意年齡,他甚至刻意忽視年齡的變化,一如諾拉?奧克斯所說,我沒有因年齡躊躇,只要我還有思想并且健康,年齡對我來說就只是數字。托比恩幸運地找到了一件使他整個生命充滿激情的事業為之奮斗,努力突破自己的極限,盡力做好每一件作品,去攀登更高的山,擁有更廣闊的視野,到達未至之境,永不厭倦。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无码国产